梁万年解读:上海本轮疫情为何无症状感染者较多?
2022-04-10 16:09:00 46阅读 发布地区:

总台记者 魏然 杨静 王昭顺

今天(10日)上午,总台记者对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进行了采访,他就上海本轮疫情的防控难点、上海实现“动态清零”的难度、无症状感染者给“动态清零”带来的新挑战等问题作出回应。

如何看待此次上海疫情无症状感染者如此之多?无症状会给“动态清零”带来哪些新挑战和不确定性?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和健康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 梁万年:奥密克戎变异株有一个很重要的相关特点: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比较高,上海本轮疫情也充分显示了这一个特征。造成比例高的原因有很多方面的,比如广泛接种疫苗,即使感染以后,形成有效的抵抗力。感染病毒以后,可以使病人病情变轻,甚至是无症状,这是防疫的一个成效。

我们和奥密克戎变异株已经斗争了一段时间,它来得太快了。有一个深刻感受,我们用过去对Delta、Alpha、Beta这些变异株的打法,跑不过它。必须要用更快的速度跑,这种更快的速度就是实施措施下手要快,以快制快。

第二,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力很强。一旦出现,如果没有任何的干预措施,一个(感染者)要传9.5个人,这个数字在国际上也是公认的。如果措施不坚决不彻底的话,它(传播力)就不会小于1。

所以现在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核酸检测也好,全域静态管理也好,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把传播值给压到1以下。一旦压到1以下,就意味着一个人传不到1个人了,拐点就出现了,就不会持续地传播了。

而且,它传播的代际间隔很短。最早,原始株出现的时候,我们讲传播几代,从第一代、第二代到第三代,每一代的间隔是将近7天。现在这个病毒,三天左右就是一代,而且每一代之间都是指数式的增长。可想而知,给防控造成了很大的难度。因为感染的人不一定马上就出现症状。因为时间太快,等发现有症状的时候,可能已经传了人,传了两代甚至三代了。

如果代际间隔长,发现的时候还来得及进行管理和控制;一旦稍微慢一些,很可能不是一代两代的问题,所以这一点是我们防控最难的。

一遍又一遍做核酸,同时又做抗原就是想要把它(病毒)捞干净,尽量把范围扩大,把可能的传染源全部查出来,然后进行管理,才能切断它。只要稍微漏了一些,它又会很快指数式地增长。所以,这是当前防控最重要的难度。上海是一个特大城市,人口密度很大,稍微一不注意,它就在某一个点重新出来了。

责任编辑: 孙莹